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和讯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长安之战(下)

第五百八十五章 长安之战(下)

书接上回。

“砰!哗啦啦……!”

“本相杀了他,本相一定要杀了他!”吴氏族长大发雷霆的时候,董卓也在发脾气。

正在这时李儒匆匆的走进了大厅,看了看凌乱的大厅,叹了一口气之后,对着董卓说道:“丞相请多加忍耐,现在我等确实不宜于骠骑将军气冲突。”

“砰!”本来就非常生气的董卓,在听到礼物的话语之后,更加生气了他一九江一旁的一个酒坛,踢飞之后大声的吼道:“忍耐忍耐!你除了会叫本相忍耐之外还有什么本事?!

本相可是大汉的丞相,到了现在,竟然连区区一个吴氏家族都敢坐在本校的头上拉屎拉尿,你竟然还叫本校忍耐,难道本相这个丞相是假的吗?!

不要多说了!本相要发兵将吴氏家族赶尽杀绝!”

说完之后,董卓便打算掏出令牌,命令士卒围剿吴氏家族。

“不可!!”就在这时候,李儒一把扑住了董卓,紧紧的抱住了他,大声的说道:“丞相,千万不要冲动!

我等现在处于弱势,如果丞相因为吴氏家族之事而惹恼了骠骑将军,我等可就全完了!”

说到这里之后,李儒眼中带泪的看着董卓大声说道:“丞相你好好想想,我等现在已经和刘辩对峙了起来。

我等和刘辩的这场战争胜负对半而分,就算是我等胜了,也绝对是一场惨胜!

到时候,我等的兵马也剩不下多少,如果丞相在招惹的骠骑将军,那他只要拍三四万人就能将长安攻下,将我们全部都擒到他的面前!万望丞相三思而行!”

说完之后,李儒松开了董卓,对着他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呼哧呼哧……”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但是他却没有继续在固执的要去围剿吴氏家族,可见他已经将李儒的话听了进去。

“呼……”李儒见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刚才董卓的那个命令差点没把他吓死!

如果董卓现在真的去进攻吴氏家族,那刘辩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到时候,只要刘辩在他们的大军身后插一刀,那他们必败无疑!

好在他总算是将董卓给劝了下来。

董卓在喘了一会儿出气之后,气呼呼的转过身朝着主位上走去,随后他也没有跪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声的说道:“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吴氏之人已经将小皇帝救了出去,就算是我等现在将刘辩诛杀,也无济于事了!

因为我们手中已经没有了皇帝,到时候你让本相怎么办?

如果没有皇帝这道保命符,天下人不得又会来一次诸侯讨董。

到时候,我们可就没有办法应付他们了!”

李儒闻言,捋着自己的短须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猛的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董卓,自信的说道:“请丞相放心,吴氏家族在离开洛阳之前,绝对会将小皇帝还回来!”

董卓闻言,愣了一下之后,满脸惊喜的看着李儒问道:“此言当真?!”

由不得董卓不上心此事,小皇帝可是他唯一的保命符,如果失去了小皇帝,那随便来一路诸侯都能将董卓诛灭!

李儒也懂这个道理,所以他才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之所以劫持小皇帝,也不过是和我们一样,想将小皇帝当做保命符罢了。

所以属下笃定,等我等和刘辩分出胜负之后,他一定会将小皇帝还回来!

因为小皇帝是我等唯一的保命符,如果失了小皇帝,我等肯定会发疯!

所以,吴氏家族想要安全的撤出长安,就必须要将小皇帝留下!

而属下观吴氏族长行事,皆有条有理,且智谋不凡,他一定能察觉到这一点。

所以,为了吴氏家族的安全,他一定不敢将小皇帝带出去!”

说完之后,李儒的脸上满身的心,她对于自己的猜测非常的笃定。

他认为吴氏族长一定不是不智之人!

等他们胜利之后,吴氏族长一定会恭恭敬敬的将小皇帝交给他们。

董卓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对于礼物的智谋还是非常相信的。

所以,他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便放下了心。

随后,他又想到了一事,满脸阴沉的问道:“归根结底,吴氏族长之所以去皇宫劫持小皇帝,又去请了那杨英,皆是因为他们害怕被我等围剿!”

说到这里,他眼神一冷,死死的盯着李儒,问道:“文优,你说那吴氏族长是怎么知道我等要对他们下手?

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

当初我等在商议此事的时候,在场的人也不过只有三四个,只有你、我、徐荣、再加上吕……”

在说到吕布的名字之后,董卓突然愣了一下,随后便满脸狰狞的低声吼道:“难道是吕布那吃里扒外的东西走露了风声?!”

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陷入了沉睡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突然之间一拍手苦笑一声说道:“丞相,你恐怕是误会了,此事可能并不是吕布走漏的风声。

因为吕布这两天都在大营之中整军备战。

而因为不放心他,所以属下便在他的四周安排了不少的暗探,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向外传达消息。

所以属下认为,此事恐怕是那吴氏部长自己猜到的!”

“自己猜到的?”董卓闻言,脸色一边半信半疑的问道:“那吴氏族长有那么聪明吗?”

“还真有!”李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当初我等刚来长安的时候,属下便听说过吴氏族长的贤名。

属下曾经去邀请过他,希望他能为主公效命。

但是他却玩委婉的拒绝了属下。

当初,属下觉得,吴氏家族在长安之中,吴氏族长也跑不了,所以便没有强制他,而是想用温和一点的办法收服其心。

但是,没想到,这些时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以至于让属下都忘记了此人……”

说完之后,李儒便苦笑了起来。

“……”董卓闻言,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也不知道这是该怪谁。

但是,此事怪谁也不能怪李儒!

因为董卓知道,李儒之所以忘了吴氏族长,乃是因为,他这些时日以来弄出的乱子太多了,让李儒疲于奔走,忘了吴氏族长也是情理之中。

“唉……”董卓在想了半天之后,突然发现这件事情竟然怪自己,发现这一点之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报……”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禀报之音。

董卓闻言,松了一口气,现在的氛围实在是太尴尬了,所以他在听到禀报之音后,立刻大声的回答道:“进来!”

董卓的话音刚落,徐荣便从外面推门而进。

随后,他对着董卓行了一礼之后,禀报道:“启禀丞相,刘辩的大军已经出了大营,朝我们这里杀来!

过不了一盏茶的功夫,他们就会和我们短兵相接!”

“什么?!”董卓在听到虚荣的话语之后,猛地站起了身,满脸不可置信的吼道:“那刘辩疯了吗?!

他现在也不过是刚刚成军,为何突然之间出营决战?!

难道他不知道双方在开战之前要先互相试探,知己知彼之后再决战吗?

他现在才刚刚成军,连一匹探马都没有派出来,他怎会知道本相大营中的布置?!

他怎么有那个胆量和本相决战?!

谁给他的信心?!

难道本相的大营之中出了叛徒,将大营之中的所有布置全部都告诉了刘辩?!”

徐荣在听到董卓这一连串的问题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请丞相恕罪,属下实在是不知道那刘辩到底发的什么疯!

不过属下觉得,刘辩绝对不知道我大营之中的布置!

因为,能知道我大营布置的人也只有那几个身居高位之人。

其他的那些将校也只是知道一部分罢了。

而身居高位之人不太可能会被刘辩收买。

所以,属下认为,刘辩之所以会选这个时候进攻。

恐怕是见我等刚刚安营扎寨,他们想趁我们立基未稳之时一鼓作气,将我等拿下!”

董卓闻言,想了一会儿之后,也没有理出什么头绪,所以他便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智囊——李儒。

李儒见此,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之后,不紧不慢的说道:“恐怕事情还真像徐将军所说的那样,那刘辩根本就不知道我大营之中有什么布置、有多少人马,便凭着一腔热血就像我等进攻!

在属下看来,刘辩没有什么军事才能,而如今刘辩麾下的大军却只听从刘辩的命令。

刘辩不知道怎么行军打仗,他可能天真的以为,人多能胜人少,所以才会一股脑的朝我等进攻。”

“这怎么可能?!”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立刻摇了摇头,满脸不信的说道:“你这说法也太荒唐了吧?!

就算是刘辩不会行军打仗,难道那些世家子之中就没有一个会行军打仗的?

他们难道就看不出此举的不妥?

他们现在和刘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在看出不妥之后,你觉得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刘辩将他们带入深渊之中?!”

董卓在说道这里之后,有些怀疑的看着李儒。

他觉得,面前的这个李儒莫不是别人假扮的?

不然的话,为何会说出这种让人一听就破绽百出的话?

董卓也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游侠儿,他知道江湖上有易容之术。

有些易容术厉害的,假扮成一人之后,连那人的家人都察觉不出什么异样!

想到这里之后,他便悄悄的挪了挪身子,靠近了李儒。

“呵呵……”李儒在听到董卓话语之后,轻笑了一声,没有太在意董卓的反驳之语,反而有些欣慰。

因为董卓能反驳他,那就证明董卓对此事上了心,并且深思熟虑过。

而一个能深入思考事情的董卓正是他想要的。

但是,满是欣慰的他却没有发现董卓正在悄悄靠近他。

所以,正在他要为董卓解释的时候……

“唰……”董卓的右手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猛的朝着李儒的脸上抓去。

等抓到李儒的脸时候,使劲的往下一揪……

“啊……!!!”董卓知道有些易容之术需要人,皮面具,所以他下了狠手,希望能将人,皮面具揪下来,所以……

“丞…丞相……”李儒捂着满是鲜血的脸,目光之中透露着委屈问道:“丞相为何要对属下下此狠手?可是属下哪里说错了吗?”

李儒此时心中的委屈都快要突破天际了,他没想到他兢兢业业为董卓出谋划策,换来的却是董卓的狠手,这让他心中心如死灰。

董卓呆呆的看了看李儒的脸,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鲜血之后,尴尬的笑了一声,讪讪的说道:“文优,本相本以为你是别人易容而成,所以……”

说完之后,董卓又尴尬的笑了一声,拱了拱手,算是给李儒赔罪。

“易容?”李儒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等了一下之后,哭笑不得的问道:“丞相怎么会这么想?

这丞相府中戒备森严,现在又是战争时期,丞相府中的戒备比往日里更加的严,怎么可能有人能混进丞相府中?”

说完之后,他便用幽怨的目光看着董卓。

他认为董卓之所以对他下手,肯定是他什么地方得罪了董卓。

而现在董卓所说的这个理由,也不过是在搪塞他罢了。

董卓闻言,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也不能怪本相,主要是刚才你所说的那番话太过于愚蠢了。

在本相印象之中,你一直都是一个智珠在握的智谋之士,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连本相都能听出破绽的话语,所以本相才……”

到这里,董卓理直气壮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一切都怪你!

你刚才都说的些什么胡话?!

你要是不说胡话的话,李儒岂会下手?”

“怪我?!”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欲哭无泪。

随后,他苦着脸,对着董卓说道:“丞相,刚才属下的那段话只是说了一半儿,你只要听属下继续说下去,你就不会觉得属下是在说胡话了,你怎么就这么没有耐心呢?!”

说完之后,李儒眼中的责怪之色更重了。

“咳咳!”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道:“你说你的话只说了一半,那另一半是什么?说说吧。”

“唉……”李儒虽然知道董卓时代转移话题,但是现在董卓是他的主公,他还能怎么办?!

所以,在叹了一口气之后,他捂着脸说道:“丞相应该也知道刘辩的本事。”

董卓在听到这里之后,满脸不屑地说道:“他还能有什么本事?!那就是一个软弱无能的蠢货!”

说完之后,董卓的眼中满是鄙夷,看起来非常的瞧不起刘辩。

“没错!”李儒闻言,赞同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丞相说的没错,刘辩确实是一个软弱无能的蠢货!”

说到这里,他话语一转,道:“但是,有时候软弱无能也是一种本事。”

说到这里之后,李儒高深莫测的笑了一声,但是却不小心带动了脸上的伤口,

“嘶……”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敢再笑了。

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脸上的不解之色更重了,问道:“软弱无能我们还成了一种本事了?你把话说清楚一些!”

李儒闻言,因为脸上的伤,所以他不敢再言笑,面无表情的说道:“刘辩的势力是由数十个家族组成的。

而这些家族虽然勉强的组成了一股势力,但是他们绝对会为了利益而勾心斗角!

而刘辩的性格懦弱,他不可能将这些人压下去,所以也只能任这些人争吵。

但是,众世家之人在吵到最后之后,一定会发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时候,他们一定被会将决定权交给刘辩。”

虽然李儒现在不敢笑,但是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是自信之色。

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解释之后,皱着眉头问道:“这不太可能吧?

那些世家之人难道就不害怕刘辩再得到决定权之后独揽大权?

那要是刘辩真的带领他们将本相击败了,那刘辩完全可以将大军据为己有,然后再回头收拾这些世家。

而是众世家的家丁,基本上已经全都交给了刘辩,刘辩一旦翻脸,他们便毫无还手之力!

难道众世家就不怕这种事情发生?”

李儒闻言,满脸自信的回答道:“那些世家这人还真不害怕此事,丞相太看得起刘辩了!

刘辩此人非常的懦弱,非常的容易掌控。

当初我等在洛阳之时,不就是轻而易举的将刘辩击败了吗?

此等怎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个雄心?

所以,世家之人才不会害怕刘辩在成功之后会独揽大权呢!”

“还是不对!”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摇了摇头,皱着眉问道:“就算他们不害怕刘辩独揽大权,难道他们就不害怕因为刘辩的愚蠢而将他们带入深渊吗?

既然世家之人知道刘辩懦弱,那他们怎敢将大军交给他?

一个懦弱之人也配以为将?!

世家之人疯了?

难道他们就不怕输?”

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这一连串问题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丞相你也不要太高看世家之人!

世家之中虽然也有一些人才,但是他们却并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

所以,在那些读书读傻了的人眼中,人多就是优势!

他们现在麾下有近十万大军,所以他们可能认为,不管怎么打,这场战争都不可能败!

正因为如此,当他们在分不出胜负的时候,一定会将主权交给刘辩,让他做决定!”

“……”董卓听到李儒这近乎荒唐的话语之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想了半天之后,他突然发现李儒说的好像还真没错。

世家之人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厉害,但是真正上了战场他们也只能抓瞎!

因为这些世家之人都非常的惜命,所以他们都不敢上战场。

而一个没有经历过战场,只知道纸上谈兵的人,可不就认为人多就能赢吗?

想到这里之后,董卓揉了揉额头,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么说来本相郑重以待的敌人,竟然是一群纸上谈兵之辈?

要是早知道,本相何必如此紧张?

随便派一员大将出去,不就能将这些人击败?!”

“丞相万万不可大意!”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害怕他大意,所以便坐直了身躯,满脸认真的叮嘱道:“如果是在城外,区区十万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乱民,确实不够我等一万大军打的。”

说到这里之后,李儒脸色一变,满脸凝重的说道:“但是,这是在长安城内,我等能够迂回的空间非常的狭小!

所以,在这相对于狭小的空间之内,人多就是优势!

等开战的时候,我等麾下的士卒腾挪的空间非常小。

丞相,你想象一下,十数万大军在长安城对攻,我等的那些事骑兵也不太可能从侧面攻击他们。

因为根本就没有空间!

所以,我等只能正面对攻!

而正面对攻的时候,我等麾下的士卒,可能每一个人都要面对三四个人!

有道是:乱拳打死老师傅。

在这混乱的场景下,就算是一个精锐的士卒,在面对三四个人的围攻的时候也可能失手被杀。

所以,我等和刘辩的胜负是五五分,谁也不敢说是必胜!

如果丞相一旦大意了,恐怕我等会败!”

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道:“说的没错,确实是本相小瞧刘辩了。”

说完之后,董卓立刻站起了身,看着门外,意气风发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本相便拿出十分的实力和刘辩拼个你死我活!

本相倒要看看,本相和刘辩最后谁能站在长安城的最顶峰!”

徐荣和李儒在听到董卓这意气风发的话语之后,同时站起了身,对他深深的行了一礼,大声的说道:“我等愿随主公共同击败刘辩!”

“哈哈哈……”董卓闻言,大笑了一声之后,便龙行虎步的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有你等二人相助,本相定然能旗开得胜!

走,我等去看看那刘辩到底有什么本事!”

说完之后,董卓的人已经走出了丞相府,骑上马朝着自己的大营行去。

徐荣和李儒两人带董卓走后也不敢怠慢,各自寻了一匹马,追随董卓而去。

等董卓来到大营之后,便立刻来到了自己的大帐之中,大声的吩咐道:“来人!”

董卓的话音刚落在门外的一个传令兵便立刻小跑了进来,对着董卓行了一礼之后大声的说道:“属下在此,请丞相吩咐!”

“传本相将令,命,第一营第二营派出五百探马,探寻敌人的动向!”

“这……”传令兵在听到董卓的话语,犹豫了一下之后,小心翼翼地对他说道:“启禀丞相,在您还没有来的时候,温侯已经派出了探马?

并且他已经整军备战,正等待着丞相的命令。

只要丞相一声令下,温侯立刻便会迎头痛击敌军!”

传令兵在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立刻深深的低下了头,因为他知道董卓对于讨厌别人反驳他的话。

但是,这些话,他不说又不行,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董卓在听到传令兵的话语之后没有生气,摸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小声的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吕布竟然如此的积极。

难道真如文优所说,那李知只是想削弱本相,没有将本相至于死地的想法?”

“不行!”说到这里之后,董卓摇了摇头,说道:“本相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就寄托于李知身上!”

说到这里之后,董卓猛地站起了身,大步的朝着帐外走去。

等董卓来到了大营的前面之后,便见吕布已经带着他麾下的那三千骑兵整装待发。

看那情况,只要敌人一来,他就会立刻冲锋。

见此之后,董卓也没有犹豫,驾驭着战马来到了吕布的身旁,对着他问道:“奉先,敌人到哪里了?”

正在整装待发的吕布,没有看到董卓,所以在听到董卓的声音之后,他才察觉到董卓来此。

随后,他不敢怠慢,拱了拱手之后,说道:“属下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请丞相恕罪。”

“无妨”董卓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之后说道:“那是在战场上,哪有那么多的繁文礼节?!

你快说说敌人的动向吧!”

吕布闻言,点了点头之后,满脸凝重的看着前方说道:“启禀丞相,据探马来报,敌人约有十万人。

他们虽然没有什么攻击阵型,但是人数众多,甲坚兵利,在这相对狭小的环境之内非常的难对付!

一旦陷入了糜战之中,我等恐怕会输!

所以,属下认为,等他们来了之后,手下便趁着他们还没有安定下来,立刻便对他们动手!

在攻其不备之下,想必属下能将敌方的主要主将给擒来!

到时候,即便是他们有百万大军又能如何?!”

“什么?!”董卓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的小兵也穿着甲胄?!”

“没错!”吕布闻言,点了点头之后,满脸凝重的说道:“这也正是他们难对付的地方,如果只是一些普通的家丁,不要使用几次冲锋,就能将他们击败!

可是这些家丁全都穿着非常坚固的甲胄!

所以,就算是属下麾下的这些骑兵,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击穿他的阵型。

而且正因为如此,所以属下才会想在他们还没有安定下来的时候突袭他们。”

在说这话的时候,吕布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非常的兴奋,满脸的跃跃欲试之色。

因为自从李知为他提升实力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全力出手过。

在平日里练功的时候,就算是他麾下的所有大将一起上,也奈何不了他。

所以,吕布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他之所以会如此积极的应对这场战争,就是为了试一试自己的极限。

他现在所有的荣华富贵都是寄托于他这一身本事上。

如果他连自己的极限在哪里都不知道,那在日后遇到更加难堪的敌人的时候,会吃大亏的!

董卓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应对之法倒也没错。”

说到这里之后,董卓皱着眉头问道:“不过,你知道那些世家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的盔甲和兵刃?”

吕布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属下不知道。”

随后,他皱着眉头猜测道:“可能是当初在洛阳之时,世家之人听说丞相要将他们带到长安,所以便在长安早做了准备,埋下了一批兵刃和甲胄吧。”

“不可能!”董卓闻言,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在当初的时候,本相将整个长安城都已经搜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能藏这么多的器械。

也就是说,这些器械都是他们从洛阳城带过来的。

可是这也不对呀,本相当初将他们从洛阳城带出来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带多少器械,只是带了一些金银珠宝……”

“金银珠宝……”说到这里之后,董卓突然之间醒悟了过来,一拍手大声的说道:“本相知道了!

当初,世家在搬家的时候,每一家都拉了好几百车的金银珠宝。

当初本相甚至还生出了抢夺之心!

如果不是文优拦截,恐怕他们那些大车都会被本相抢了!

现在想起来,这其中果然有些不对头!

就算是世家也不可能拥有如此多的财富啊!

当初那些世家肯定是将那些刀兵甲胄全部都放在了马车的底部,上面铺上了一层金银珠宝做掩饰。

也只有如此,才能骗过本相!”

说到这里之后,董卓一拍额头,满脸懊悔地说道:“当初本相就应该不听文优的话,直接将那些金银珠宝拦下!

如此一来,本相不就能发现那些暗藏兵器的马车了吗?

可惜了!实在是可惜了!”

说完之后,董卓满脸懊悔的摇了摇头,唉声叹气起来。

“咚咚咚……”正在等着懊悔的时候,突然对面就传来了震天的鼓声。

董卓听到这鼓声之后,脸色一变,满脸凝重的看向了前方。

就见前方乌压压的一群人头正朝这边慢慢的涌来,看距离,离这里也不足一里地了。

见此之后,吕布立刻搭眼一望,看了半天之后,他突然笑出了声说道:“呵呵……丞相,你快看,他们的这些大军竟然连最基本的阵型都没有。

虽然这大军的士卒穿的皆都是铁甲,但是他们却并没有相互之间配合,连行军的路上都混混乱不已。

你看,还有好几个人被自己的同袍给踩死了!

这样的军队,再来十万,也不够属下打的!”

很多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立刻便朝着吕布所指的方向看去。

“哈哈哈……”等看了一会儿,他也笑出了声,点了点头之后,说道:“还真是,竟然真的有几个蠢货将自己的同袍给踩死了。

近十万大军,竟然连个阵型都没有,难道他们就不怕发生兵变吗?”

吕布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没有说话,只是兴奋的看着前来的敌人。

他就喜欢这样的敌人,对付这样的敌人,你根本就不用想太多,只管冲就完事了!

对于天生喜欢冲锋的吕布来说,这样的敌人简直就是天赐的宝物!

就在这时,李儒和徐荣也来到了此处。

他们在看到远来的敌人之后,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哭笑不得之色。

他们本来还郑重其事的整军备战,却没想到,他们所面对的敌人竟然是这么一群乱民,这让他们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是的!就是乱民!

这群敌人在李儒和徐荣看来,根本就算不上军队,只能算是一群拿着锄头乌压压冲锋的乱民,连黄巾军都比不上!

这样的军队,就算是带来十万又能如何?!

不过李儒生性谨慎,就算是面对这群“乱民”,他也没敢大意。

所以,他便对着一旁的徐荣说道:“徐将军,你去多调派一些弓箭手。

等这些军队来到我等五十步远的时候,你便让那些弓箭手放箭,先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

吕布在听到李儒的命令之后,大包大揽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声的说道:“军师何必多此一举?!

就这些废物,仅凭本侯麾下的这三千骑兵就能将他们全部击杀,何必再浪费箭矢?”

李儒闻言,摇了摇头之后,满脸凝重的说道:“温侯万万不可大意!

虽然这些军队看起来非常的好对付,但是在下总觉得这其中有诈!

刘辩的麾下的那些人,队员都是些纸上谈兵之辈,但是,纸上谈兵也是谈兵!

就算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战场,也绝对不可能让这支军队如此的混乱。

所以,在下觉得,他们可能是想用这些混乱的阵型,放松我们的警惕。

然后,等我们进攻之后,他们一定会用出杀手锏来对付我们!

所以,我等不能主动攻击,先防守一下,看看情况再说。”

“杀手锏?”吕布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眉头一皱问道:“他们还能有什么杀手锏?

不是本侯小瞧世家,世家之人虽然在治政上非常的厉害,但是在战争上,他们却连本侯的徒子徒孙都不如!”

说到这里,他满脸讥笑的看着李儒说道:“军师,如果你害怕了,那就先回大帐之中躲起来,等本侯将他们击败之后你带出来!

本侯敢立下军令状,一定不会让这些人进攻到大营之中!”

吕布就所以如此积极的对付这些敌人,本来就是为了试探他的极限。

所以,他绝对不会听李儒的话,在原地防守。

所以,他在说完这番话语之后,立刻对着董卓拱手一礼,请命道:“丞相,请允许属下带领属下麾下的骑兵迎头痛击敌人!”

“这……”董卓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有些犹豫不决。

按照他的本性,他当然愿意吕布去攻击敌人。

但是,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他又觉得李儒说的有道理。

此时,董卓显露出了他的弱点——遇事不决!

正在董卓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旁的李儒开口说道:“丞相,既然温侯请战心切,那您就同意了吧。”

“这……”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满脸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随后,他就看到,李儒对他眨了眨眼。

虽然董卓不知道李儒为什么眨眼,但是他却知道,李儒肯定是想让他同意吕布去主动进攻。

董卓虽然笨了一点,但是他还能分得清里外人。

对于他来说,李儒才是他的心腹,吕布只是一个心怀他念的叛徒罢了。

所以,他便听从了李儒的暗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奉先听令!”

吕布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满脸兴奋的一拱手大声的回应道:“末将在此,请丞相吩咐!”

董卓满脸严肃的盯着吕布,大声的命令道:“本相命你为先锋军,痛击来敌,此战许胜不许败!”

“喏!”吕布在听到董卓这近乎逼他下军令状的命令之后,没有害怕,反而满脸兴奋的大声应了一句。

随后,他对着一旁的李儒挑了挑眉毛之后,说道:“军师,你就好好的躲在这里,看本侯怎么将敌人击垮。”

李儒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眼中怒色一闪而逝。

随后,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军师就恭祝温侯旗开得胜!”

吕布在听到李儒这服软的话语之后,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

随后,他一挥方天画戟,对着身旁的士卒大声吼道:“众兄弟!随本候杀!!”

说完之后,吕布便喊着杀声,一马当先的朝着敌人冲去。

“杀!!!”吕布麾下的那些侍卫,也不甘示弱的大吼了一声之后,纷纷的催动了战马,跟随吕布,朝着敌人杀去……

喜欢三国之老师在此请大家收藏:(www.hexunxs.com)三国之老师在此和讯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和讯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之战神吕布扶明录乱清大唐之暴君崛起帝国的崛起大宋奸臣佣兵的战争寻唐娱乐春秋大明铁卫北唐风云三国重生马孟起抗日之超级壮丁神话版三国水浒任侠欺世盗国红楼名侦探新特工学生我要做门阀最强终极兵王宋末之乱臣贼子大唐隐王风月天唐抗日之全能兵王明末求生记斜风
完本推荐: 地球人的小商铺全文阅读燃钢之魂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手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自从我捡到了杀殿这白富美[综]全文阅读寒士谋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千秋全文阅读狼王的孽妾全文阅读黄泉诡道全文阅读至尊兵王全文阅读EXO之美男公寓全文阅读重返2001全文阅读重生到一九七六全文阅读大明1630全文阅读青龙血全文阅读百变妖锋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战兵全文阅读无尽武装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市井之徒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帝逆洪荒星际麒麟篮坛第一外挂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天命凰谋超级捉鬼道长女boss坑仙路那年夏天,栀子花开永恒圣帝无敌从苏醒开始全球崩坏人间最得意三国之我是袁术我的一天有48小时法师网蜀汉之庄稼汉欧皇崛起华娱之闪耀巨星大夏纪万界之从巨蟒开始篮坛紫锋快穿:男神,有点燃!我是传奇BOSS至尊特工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越狂暴升级九域剑帝重生野性时代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手机版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和讯小说移动版 - 和讯小说手机站